卑劣的街头,肮脏的聚会(转)

2013-08-14 admin

卑劣的街头,又一部韩国黑社会电影。但我更喜欢它的英文名《A Dirty Carnival》。

从名字就可以看出导演对黑社会的一种态度,但是影片却远没有那么简单。当在夜总会中烂醉如泥的检察官揪着柄斗的耳朵说:“败类、寄生虫”的时候,谁才是真正的败类、寄生虫?也许答案远没有黑社会是败类、检察官是寄生虫那么简单。

200671174544_3813971

柄斗为了全家人的生活加入了黑社会,但这个在小说电影中被描绘得纸醉金迷、平步青云的地方,却让他痛苦不已——入会几年了一无所有,家人还住在小小的旧房子中,自己的手下则在租来的房子中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。仅仅到这里就可以明白导演的良苦用心:不用去看那些其他的黑社会电影了,他们误导了你们,那并不是个天堂!那里有美女,也有金钱,但是都不是你的。导演要拍出的是一部与众不同的黑社会电影,就像电影中的导演珉浩一样,一部真正黑社会的黑社会电影。

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,一提到黑社会就会想到香港电影中的黑社会形象——小马哥、山鸡,再到最近的成群卧底。一个个高科技,手里拿枪,子弹乱飞的社会。而卑劣的街头中,全片只有一声枪响,还是来自警察的。是的,这并不是个子弹横飞、死去时还要有白鸽飞过的世界。一切都是最简单最原始的解决方法——拳头,当然也可以稍微的先进些——切生鱼片用得刀子。

柄斗颠覆了黑社会成员在我们心中的形象。他们不再是帮老大挨一刀就能晋升为韦小宝式红人的英雄,也不再是身边美女如云、杀人不眨眼的恶棍。他们和每一个进入社会中工作的人一样,拼搏但并不一定能抵得过两句甜言蜜语。柄斗辛辛苦苦地为老大追债,但却得不到百分之一的酬劳。所有的打斗用的都是拳头和棒球棍,除非万不得以之时,才会掏出刀子。而所有人的刀子也都是向着对方的腿去,老大泄愤的一刀杀死了一个小混混,也阴错阳差的割去了柄斗好不容易得来的游戏厅经营权。从此,柄斗的人生向着另一个方向转变……

柄斗的转变让我想到了另一部韩国经典电影《太极旗飘扬》。从一个善良,有责任心的年轻人,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。韩国电影又一次向日本发起了挑战,揭露人性的污点,并不一定要用纯血腥和暴力,那个本是好意的举动,让人生走向了另一个极端。但这就是生活,你不能简单地做出对错的选择。生活不是拍电影,“生活怎么就那么难呢”。

电影还让我想起了一部影片《朋友》。相信这是很多人看的第一部韩国电影,如果你在高中喜欢电影的话。朋友,什么是朋友?谁才是朋友呢?朋友中,张东建质问柳伍成:“你为什么把她介绍给山泰?”“因为他是我的朋友。”“那我呢?”是的,那我呢?在卑劣的街头中,珉浩以朋友的名义出现在了柄斗身边,他们真的是朋友吗?当柄斗决定向其倾诉他痛苦的一生时,决定以此作为忏悔时,珉浩却用它开了个天大的玩笑,这成了他电影的素材,并因此一炮走红。是的,珉浩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个秘密,但这种做法却实在是对友情的一种亵渎。家人不理解他,因为家人不想让他坠入深渊;爱人不理解他,因为她不喜欢那种野蛮的气息;甚至连他最信任的兄弟也不理解他,因为他们不想永远作为副手,因为欲望让他们无处可逃。柄斗就活在这样勾心斗角的生活中,他不敢相信在故事的结尾,除了他的爱人和家人,所有的人都背叛了他。所有他最信任的人,所有他一直照顾的人。电影以一种背叛与反背叛的角度在解释着这个复杂的人际关系网,在利益与忠义之中,你更愿以选择那一个?人性的丑恶与生活的压力在这一瞬间尽显无疑。这也是本片颠覆黑社会电影的一个角度:原本黑社会电影中都会以一幅忠肝义胆的形象出现。很多人都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投靠黑社会,他们希望追求原有侠客江湖的那种侠义。

电影被称为问题电影,因为黑社会的问题已经摆在人们眼前了。没有工作的人们,没有学上的孩子们,甚至是还在上学的孩子们,都在向黑社会俯首称臣。看看电影,或者不用看你也能想得到,黑社会就在我们身边:房地产、娱乐业〔夜总会〕,影视业……甚至还会有黑白勾结的情况不时出现,真的是“黑社会无所不能”。

总而言之,这会是一部能登顶的韩国电影,一部几乎完美的电影。

分类:未分类

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

(必填)

(必填), (Hidden)

XHTML: You can use these tag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TrackBack URL  | 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


近期文章

近期评论

文章归档

分类目录